明空

恒利制药厂:

梳理贺涵和子君的感情线和有爱画面(这集看完都只有一个感受,跳进戏里面,压着两个人的头按在一起亲吻,拥抱,牵手!废话不要这么多!因为加了33集前面,所以拖的比较久,截图截半天没有满意的效果,大家凑合看吧啊不好意思)

32集

“贺涵!对不起麻烦你了,我给我妈妈打过电话了,她已经没事了,你回去吧。”
“来都来了,就一起上去吧,或许我也能帮你想想办法。”
“你不用,你不用管,真的,已经没事了。还有,以后我妈妈要是给你打电话你不要接,还有以后我们家里任何人给你打电话你都不要接,他们不懂事,我向你们跟他道歉,对不起。”
“罗子君,你到底怎么了?你妈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一直在哭,我想,她如果万一有别的办法她不会给我打电话的。”
“贺涵,你每天工作那么忙,我已经麻烦你很多事情了,我不能再麻烦你了,还有我们家的事情,再大再麻烦它也大不过你生意场上的事情,真的,你回去吧,我自己是可以处理的。”
“罗子君,你怎么突然跟我这么见外了?你为什么要拒绝我对你的帮助?我想唐晶知道了她也会让我来帮你的,而且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在路上了,那么我想我来了,好歹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吧。。”
“你做不了的,你什么都做不了的!你见过我们家里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样子,很丢脸的贺涵我们家今天的问题是那些陈年腐坏的问题堆积起来的,是你帮不到点子上的,只有我自己知道,我都帮不上这个忙,还有我告诉你,一旦让我们家里人知道,让我妈、让我妹妹还有我妹夫知道你可以这样无私地、不求回报地帮他们,他们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来缠住你,你到时候甩都甩不掉,他们会不知道天高地厚来麻烦你的!”
“那又怎么样呢?你觉得我应付不了吗?难道你就这么小看我的吗?”
“我求你了,贺涵,你回去吧,真的,我求你了,你快点儿走吧,真的,你不要在这儿待着,你现在应该在办公室里待着,或者是守在唐晶的病床前,她刚刚做完手术,她需要你,还有你们就要结婚了,你们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你不应该在这儿浪费你的时间,真的,我,我这儿虽然已经糟糕得一塌糊涂了,但是我习惯了,我知道怎么应付,我不可能再把那一切变好,但是最坏也就这样了不可能再坏了。”
“再坏的情况我来了就会逆转,你跟我一起上去!”
“我不上去,真的,我求你了,你走吧,我求你了。”
“你相信我,有我在,你就不会有任何麻烦,所有的麻烦都会过去的,你放心,我会回去上班,我会回去照顾唐晶,但是现在,请你让我帮一点小忙吧,我希望可以看到,和你一切有关的事情都越来越好,我不希望看到你再受苦,不要哭。”

(子君在得知杭州之行耽误了贺涵的大事,让他惹上麻烦,内心已经无比愧疚了,没想扫自己的母亲家人还在麻烦贺涵,子君十分担心不想再因为自己或自己家人的是耽误贺涵的时间也想借此拉开和贺涵的距离,所以急匆匆跑来一看到贺涵下意识拽着他的手腕拉到一边,贺涵也乖乖的顺着子君拉走,子君让他回去,贺涵却不肯,毕竟难得有和子君相处的时光,子君一直拒绝贺涵的帮助,贺涵像上次一样说唐晶在也会让自己帮子君的,希望子君能心安理得的接受自己的帮助,只是贺涵怎么也没想到子君始终不愿接受自己的帮忙,认为她的家人会缠住自己,贺涵气得在这里第二次扭头根本听不下去说那又怎样呢,(第一次扭头听不下去是说你怎么跟我这么见外)贺涵其实有在控制自己的情感了,只是根本受不了子君对他说拒绝,一句一句求你了仿佛在贺涵的心上划下一道一道伤口,贺涵根本不惧子君给他带来的任何麻烦,相比之下贺涵更害怕的是子君不愿再麻烦他了,所以才会如此丧失理智才向别的女人求婚又来拥抱着子君,子君说求你了手一直在推贺涵,贺涵这次却不像上次在理发店那样像个松柏树一样怎么推拉都推不动拉不动,子君无奈说出了自己最在意的部分,认为现在贺涵不该来帮她处理这些事,更应该在唐晶面前守护她甚至是讨论婚事,刚才还一脸生气的贺涵此时像被冷水泼过一样落寞,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子君劝说贺涵离开的时候根本不敢看贺涵的眼睛,准确的说在得知自己的心意尤其是唐晶回来后,子君就不敢正眼看向贺涵,怕一不小心泄露了自己最深的爱意,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陷在贺涵给自己的温暖里,子君看着怎么都不离开的贺涵着急地说自己已经会处理这样糟的情况了,自己虽然不能把它变好,但是不会比这个更糟的了,一直求着贺涵走,看着子君这样着急难过的样子,贺涵再次失控拉着子君说一起上去,子君铁了心不肯,贺涵回身把子君往自己的怀里带,仔细看贺涵拉着子君的手臂让子君整个身体往他怀里带,贺涵是真的想要抱一抱这个焦急又伤心的女人,想要拍着她的背安抚她,没想到子君一只手臂一个拳头横亘在两个身体中间,贺涵停了一下咽了口水,我想这个时候贺涵的所有情感冲动都被这一个拳头击碎,理智终于被拉回来,但是手依旧没放开,也许是贪恋这难得的温暖,低着头看着子君,轻声细语地安慰她,答应她自己会回去上班会回去照顾唐晶,但是现在,请你让我帮一点小忙吧我不想再看到你受苦,贺涵从来没有对谁,包括唐晶,把自己的姿态放得这么低,连要安慰自己心爱的人都要小心翼翼地隔着半个拳头,想要表达自己的心意都要如此隐晦暗示,这不是他的风格,但我想遇见子君之后他已经没有风格了,他为了子君放下个性,放下原则,放下自由,只是因为他放不下子君,他只想她快乐,不要哀伤。
面对上层的工作压力和繁忙的工作行程,面对还在病榻上养身体的唐晶,贺涵总是选择子君先于其他人,子君难过自己的心意无法坦然地面对贺涵,难过自己的心意愧疚于唐晶,难过自己不懂事的家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麻烦贺涵耽误他的时间,子君泣不成声,贺涵低声温柔地对子君说不要哭。我想贺涵有太多的话想要告诉子君,可是什么都不能说,即使这半个拥抱贺涵都不想放手,不能用手轻抚她的泪,只能忍住自己对她说不要哭,对贺涵来说子君的眼泪,先湿的是他的心,当初骄傲自满如贺涵,如今卑微如斯对子君,住进了他心中,却无法牵起手。)

“贺涵,你该尽的责任都尽了,你该走了,一会儿我送我妈去崔宝剑那儿,然后我再回来,我再送他去找老卓,好吗?”
“你不用担心,我把白光安顿在老卓那儿,估计也就九点,然后我去看看唐晶,到公司也就十点吧,什么都不耽误。”
“平儿过生日那天你也说什么都不耽误,不也耽误你大事了?”
“谁说的,小题大做,你别听他们瞎说。那白光,我们走吧,再晚点堵车了。”

(子君一直对杭州平儿过生日耽误贺涵工作这件事愧疚难当,所以一直不想再因为自己的任何事再耽误贺涵的时间了,贺涵却说自己什么都不耽误,说子君小题大做不要听别人瞎说,这里贺涵看了一下手表时间,每次看手表时候都是有公事,贺涵说看唐晶回公司好像是工作行程一样,例行公事,不是自发自愿,我一直觉得一个男人最深最强大的温柔就是即使对着外面腥风血雨,面对自己爱的人可以隐住一身伤依然对她笑靥如初。)

“老卓,我知道,这事你肯定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是看在咱们多年朋友的份儿上,你帮帮我。”
“你说大人出问题,孩子受罪。我发现,怎么现在一碰到罗子君的事,你怎么这么来劲呢?不辞辛苦。”
“什么叫不辞辛苦?”
“我说错了吗?!”
“我是恰巧碰到了。”
“这么巧!”
“人家的确有困难,你说帮不帮,我前两天去杭州可是碰见莺莺姐,莺莺姐还夸你来着,说你热心肠,你现在怎么?”
“她给我打电话了,叽叽喳喳说了半天,她还说你带了一个新的女朋友。”
“什么女朋友,我跟她说得很清楚,她只是我朋友的朋友。”
“我心里清楚得很,我可告诉你,你现在是订婚的人,办什么事可注意点分寸。”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好。”

(贺涵请求老卓帮忙,说的是你帮帮我而不是你帮帮子君或者你帮帮人家,说明贺涵潜意识已经把子君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对他来说根本不分你我,连老卓也发现了面对子君的事贺涵总是费尽心思帮人家处理问题,贺涵解释说恰巧碰到了,老卓根本不信,这个说辞一点说服力都没有,贺涵也是一脸正经,不知道刚刚是谁强抱着人家说让自己帮忙的,贺涵说人家的确有困难,还一脸讨好地看着老卓,世界上有困难的人多了去了,怎么不见你贺涵热心肠又自掏腰包又求人让自己帮忙的,老卓说起杭州的事警告贺涵现在的身份应当注意分寸,贺涵回说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这里贺涵说起什么女朋友啊笑得那个开心啊,也许不面对子君不看着子君,贺涵总是理性云淡风轻的,可是一看见子君或者遇到子君的事情,所有理智都破了功,我想贺涵理智上是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应该做什么,给唐晶想要的婚姻,给子君想要的友情,给自己不失身份地关心子君,只是没有想到子君的一句拒绝,一个疏离的动作,贺涵就无法接受,对于子君总是情感先于理智,永远那么理智,就永远不懂爱情。)

“我跟老板说了,不做排头兵了,退居二线去做老师。”
“做培训?你们老板舍得放掉你这棵摇钱树吗?”
“他不答应我就辞职,他不得不答应。不相信啊?”
“相信,并且佩服。”
“怎么说?”
“急流勇退啊,我认识的人当中没几个人能做得到,包括我自己也做不到。”
“选择结婚呢,并不只是代表选择在哪天戴上戒指,决定在哪天穿上婚纱,接受亲朋好友的祝福还代表你决定放弃一种生活方式,选择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晚上加班吗?不加班回来吃饭,我来做饭,我照着笨蛋食谱做,不会太难吃。”
“好。”
“晚上你帮我把子君一起叫上吧,让她过来跟我们一起商量下婚礼的事情,她公司离你不远的。”
“没问题,下班我跟她联系。”

(其实我觉得贺涵对唐晶是有作品情怀的,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唐晶或者他的作品能成功,所以贺涵心里是不希望唐晶退居二线,所以唐晶在说的时候贺涵沉默,唐晶说道自己退居二线的原因是因为结婚想换一种生活方式,并且把戴着戒指的手搭在贺涵的手上,贺涵的手微微朝自己的方向向里退了一下,大拇指挣扎了一下,虽然贺涵脸上扯出了一个笑容,但是身体总是比语言诚实,贺涵打从对唐晶的触碰是不习惯且不喜欢的,贺涵又看了一下唐晶搭在自己的手上,并没有回握。
唐晶让贺涵把子君一起接过来吃完饭商量婚礼的事情,贺涵怔住了,不知道是因为唐晶说到婚礼这件事情没想到这么快,还是因为要面对子君面对自己真实的心意,贺涵说没问题下班再联系子君,其实我们都知道贺涵根本等不到下班就联系子君了,我想连此时的贺涵自己都在拉扯。)

“什么事啊,这么着急?唐晶怎么样啊,恢复得好吗?”
“挺好的,我来找你呢,是想跟你说白光和孩子都已经安顿好了,你放心,子群跟阿辉也分手了,虽然人还没有找到,但是她给白光打电话说过几天就会回来,看来没有多大问题,我们耐心在等待几天。你呢?你怎么样?还有你妈和那个崔宝剑?”
“崔宝剑的儿子说崔宝剑脑溢血住院了,不省人事,也不知道真的假的,麻烦你了啊,这么忙,还要操心我们家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碰巧最近没那么忙嘛。”
“你总说不忙,你上次也说不忙来着,,我是说我们上次在杭州一起给平儿过生日那次,我听说因为你不在惹了大麻烦。”
“听谁说的?哪有什么大麻烦?一个本来就不应该留在公司的人终于走了,这算是什么大麻烦吗?”
“苏曼殊说的,走的是什么人,带走什么客户了?”
“你想干吗啊?”
“这件事情因我而起啊,要不是我那天给你打电话让你去照看平儿,你就不可能带着平儿和我妈到杭州来见我,也不会留在那儿吃饭耽误你的时间,你要是那天留在公司就不会把事情搞得这么糟糕啊!”
“所以呢?你想知道事情的始末?你想帮我忙?这么大的一个公司,必然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能坐上今天的位置,这一路走来,必然要排挤欺负其他人,现在反过来被别人排挤和欺负,也是规律上的事情。”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
“好了,这件事情不要再说了,你也不要再到处去打听,你应该相信,我可以处理好所有的问题。”
“好吧,那我先走了。”
“还有,唐晶说,晚上请你去家里吃饭,我下班后过来接你。”
“不要不要了,我自己去。”
“怎么了?”
“我回去看看我妈再过去,走了。”

(从这里开始子君私下与贺涵的见面第一句都是问起唐晶,而且贺涵真的利用一切机会跟子君见面,子君一来就问什么事这么着急,肯定是贺涵在电话里说了是急事相见或者子君拒绝见面贺涵说是急事子君同意见面,其实白光和子群的事完全在电话里说就可以了,这根本不叫急事,准确地说想和子君见面才是急事,说完就迫不及待问子君怎么样了,这里桌面上点了很多吃的,应该是很想和子君一起吃饭的吧,也许还有其他话想跟子君说,心底的那份情意也许在贺涵的肚子里绕了好几个圈,在他的胸口跌到了好几回,爬到喉咙里又开始胆怯害怕连这样彼此坐在一起的机会都没有,滑到自己嘴边的话又改头换面,最后乔装成关心的模样说你怎么样,甚至对子君解释自己没有这么忙,子君早已经知道贺涵那些善意的谎言,询问杭州这件事对他的影响,贺涵却不愿让子君知道,轻描淡写地带过,生怕子君以后有麻烦不愿再找他了,同时心底应该是暖的吧,陈俊生责问不知道你未来还能干出什么样的事,公司领导责骂贺涵你不是一个工作和生活分不开的人,连之后唐晶也是笑着问到底怎么回事晒了人家一天,只有子君真真切切关心他想帮他,即使知道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贺涵看着为他担心的子君宠溺的表情藏都藏不住,歪了两次头看着子君,你想干嘛啊和你想帮我忙,又温柔又宠溺,比起前面和唐晶对话中透露的一种勉强感完全不一样。
贺涵提起唐晶的晚宴,一脸没有刚才的闲适,低垂着眼睛不敢看子君,偷偷往上瞄了几眼,之后又说起下班后接子君又是一副略微笑意的脸,现在只要能和子君独处,即使是开车接送这短短的时间对贺涵来说都是满足而快乐的吧,只是没有想到子君拒绝自己的接送,贺涵一脸不理解,子君走的时候贺涵的眼神也跟着走,一脸落寞地低下头,我想贺涵多多少少能感受到子君对他的疏离了自己却毫无办法。)

“那不行啊,我躺了一天了,我浪费了一天时间了呀,我告诉你,你妈妈是不会放弃的!”
“妈,说实话,我挺佩服你的,走,我送你去!”
(子君意识到自己对贺涵的情感,就在一遍一遍告诉自己,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不要打搅别人的幸福,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如此压抑的子君看到自己妈妈这么奋勇追爱,子君不是没有感触的,所以她说佩服妈妈,因为她知道自己做不到像妈妈这样不顾一切去爱一个人。)

“你好。”
“你来啦?”
“怎么样,都做上啦?”
“快来尝尝我的奶油蘑菇汤,怎么样?”
“好鲜啊!”
“成功了!”
“这都是你做的吗?”
“当然了。”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结婚嘛,就该有结婚的样子。”
“她就是新鲜两天,两天过后她就烦了。”

(一进门子君的你好就让贺涵怔住且无言以对,很刻意地一直在拉开距离疏离贺涵,子君想要退回到朋友的朋友应该有的界限,子君对唐晶的所有互动,贺涵眼睛都是望向子君的,尤其是唐晶说到结婚,贺涵赶紧插话转移话题说她就是新鲜两天,一点也不想在子君面前提起结婚的事。)

(1)“贺涵,唐晶是我最要好的女朋友,她那么那么爱你,你一定要对她好一点。”
“我会的,也祝你早日找到自己后半生的归宿”
“谢谢。”
(2)“对了,我跟贺涵说了,我们结婚呢,不要请太多的人,就几个最要好的朋友,好好出去玩两天,你觉得呢?”
“你们俩的婚礼,你们俩说了算嘛。”
“我怎么样都可以。”
“那时间呢?年底,还有三个月。”
“明年春天吧,年底事情太多。”
“什么事情太多,根本就是结婚恐惧症,能拖几个月就拖几个月,子君,你觉得呢?”
“年底吧,越快越好,都等了这么久,就别再推迟了。”
“就听子君的,就年底吧,不等了。”

(唐晶说完一番话,贺涵看向子君,贺涵干杯喝酒的时候没想到子君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贺涵眼睛眨了一下,硬是憋住自己的情感说我会的并祝福子君找到后半生的归宿,其实看得出来,贺涵一直都在控制和忍受自己,整顿晚宴都是在压抑逼迫的状态下,连说祝福的时候都带着一股不情愿不开心的样子,尤其在子君提到你们俩的婚礼,贺涵又偷瞄了子君,仿佛一点都不想听到子君说到婚礼,而且还被这两个字震惊了一下,唐晶看向贺涵,贺涵说我怎么样都可以,贺涵对这个婚礼一点都不期待,一副你随意我负责参加就好的样子和态度,唐晶又问起时间,贺涵推延说明年春季,其实贺涵反求婚那天就对唐晶说让我准备准备一下,感觉就是有拖延的意思,唐晶完全沉浸在要结婚的假象里,对贺涵的推迟婚期这个举动竟然没有生气只是有点不满说婚前恐惧症,要换做是以前的唐晶肯定是触底反弹说你没那么爱我,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里的唐晶已经接受贺涵没那么爱她的事实,而自己有婚姻的承诺就足够,唐晶问起子君,子君说越快越好,贺涵气得还在吃饭的刀叉用力地一放,其实这里唐晶有一点被吓到,带着一点赌气的意味说就听子君的不等了,甚至很用力地干杯猛喝了一口酒,喝完又偷瞄子君的反应,说实话整个晚宴贺涵看子君的次数比看唐晶的还要多。
唐晶说起菲尔,作为未婚妻只是略带笑意地说了一句最近把他整惨了,一点也不关心贺涵如今的工作情况和压力,甚至之后得知子君为了贺涵把工作辞了问自己为什么花这样的代价做这件事,潜意识是认为子君这样做不值得,这就是唐晶和子君最大的不同,唐晶是索取安全感,而子君是给予安全感,唐晶是计算和试探,子君是付出和牺牲,唐晶是在十年里不断消耗贺涵的感情,子君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逐渐加深贺涵的感情,我相信是个男人都明白如何选择吧。)

(1)“你来找我干什么?唐晶知道你来找我吗?”
“你听着,我不希望你见了唐晶总是那么紧张,我们之间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些事情都是有前因后果的,都是可以解释的。”
“那唐晶万一问起来,我们为什么不让她知道?”
“万一唐晶知道了,万一其他任何人问起来,都没有你的责任,全部在我,事实也是如此,我带平儿去杭州,你不知道,我在杭州给平儿安排的生日会,最后才告诉你的,我因此耽误了工作惹怒了菲尔导致他离职你更不知道,还有你妈妈、子群、白光他们的事情也都是我主动帮他们的,这些你都不知道。”
“我怎么可以这么说呢?”
“单方面的问题处理起来总是更简单,而我,专业就是处理问题。”
(2)“到家了吗?”
“快了,有事吗?”
“我给子君打电话她没接,本来想让你帮我去看看薛阿姨的,问问他的事情怎么样了。”
“没问题,我待会儿就过去看看。”
“好,谢谢啊,看完要是薛阿姨的话,要是不晚的话,你来找我吧,好久没有好好说话了,我把酒醒上。”
“你身体还没好,就不要喝酒了,早点休息吧,拜。”

(这个晚宴,贺涵看到子君对自己的疏离,看到子君面对唐晶的心理负担,晚宴一结束就来找子君,不希望子君心里有负担,更害怕子君因此疏离自己,所以包揽一切责任,自己一力承担自己和子君发生这些事的后果,贺涵说自己是专业处理问题,可是菲尔的问题怎么不见你这么焦急地去处理,反倒是子君的问题一直急忙忙赶着去处理,另外一个角度看事情已经发生,比起子君贺涵已经不在菲尔给他带来的麻烦,他更在乎的是子君对自己的态度,苦口婆心地劝解子君,没想到唐晶这时候打来电话还问起子君妈妈,贺涵立刻看向子君我想他心里应该再想完了前面说的这么多都没用了,所以对着唐晶说话口气显得没有刚才对着子君的耐心,皱着眉毛十分不耐烦,唐晶约贺涵深夜喝酒聊天,当然也有一点性暗示毕竟成年男女深夜喝喝酒聊聊天之后滚滚床单是很正常的事情,好了不说了不能带坏小孩子,贺涵更是加大音量拒绝唐晶,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说给子君听的成分,说完深叹了一口气。
子君一见到贺涵又是提起唐晶,之后看到唐晶的来电,听着唐晶关心自己的话语,咬着嘴唇低下了头,子君是愧疚的,愧疚自己对贺涵不该有的情感,愧疚自己瞒着唐晶见贺涵的这一面,这份愧疚无论如何都无法让她顺从自己的心意,无法接受贺涵的心意。)

“我不知道未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变化来的总是比我们预想的要更快,总之从现在开始,有关我和你的所有事情都是单方面的责任,也就是说都是我的责任,听懂了吗?如果你有犹豫,我可以现在就去向唐晶坦白解释,之前发生过的所有事情,并且告诉唐晶,是我一厢情愿。”
“我不要,我听懂你的意思了,我知道了。”
“好,那你回吧,我也该走了。”
“贺涵,谢谢你为我做过的所有事情,我说过,你几乎改变了我的人生,所以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我都无以回报你对我的帮助,可是从现在开始,每一天每一刻,我都会祈求你幸福,祈求你跟唐晶幸福,所以,以后我的事你不要管了,我们两个也不要私下再见面了,就这么说定了。”
“我理解你的难处,也理解你的担心,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以后只要我听到看到,你有力不从心的时候,我还是会帮你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评价,包括唐晶在内,也包括你。”
“好,再见。”
子君独白:犯下一个巨大的错误,有两个我关于这个问题正在拉锯,一个我尽力地想要挽回想阻止,想远离,但另一个我却一次次被贺涵深深感动,恨不得一闭眼跳下这个深渊,粉身碎骨也随她去了。

(贺涵对子君说的这番话真的向在变相告白,就差捅破窗户纸了,也感觉像是在试探子君的心意,而且贺涵在对子君说坦白的时候嘴角是上扬的,贺涵其实内心是想要坦白的,如果子君同意我想贺涵今晚会不眠不休飞去找唐晶,但贺涵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失落的吞了一下口水,无奈地说你回吧,听完子君说的那番话,听到唐晶是头又不耐烦地扭到一边,一点也不想提及唐晶,甚至听到子君说不要再见面,贺涵更是震惊地看着子君,而后又认命地低下了头,说答应子君但子君不管任何人还是会帮子君,其实这里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表白,贺涵在这里已经不在乎唐晶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了,但在乎子君的想法和意愿,爱而克制的贺涵和子君让人心疼,尤其是子君慌忙离开,贺涵看向子君的身影,深邃且深情,不知道在想写什么,也许是在想自己没能枯萎在黑夜的寂寞,没能溺死在毒荼的流言,没能失控于伪笑的背后,抹去自己的脆弱与狼狈,不知她是否懂自己的欲言又止。
我想这里子君多少有点听懂贺涵的暗示了,可是唐晶的电话始终提醒这自己不要沉沦,同时又被贺涵的心意深深打动,此时子君的心里如同两个自己在撕裂拉扯,她立刻下车急碎步离开,不敢回头,怕一回头可能无法自拔,廖一梅编剧袁泉参演的话剧《琥珀》里有这样一段“你是否曾经有过刻骨的思念之情,有时候你觉得它把你封闭得太厉害了,让你几乎喘不上气来,你会不顾一切地想用针把它刺破,哪怕是扎出一个小孔,至少让你透一口气,奇怪的是,他既是那根针,又是包裹我的口袋。”我觉得这段话真的很像此时贺涵对于子君的意义,贺涵既是那根针,又是那个包裹子君的那个口袋。)

评论

热度(234)

  1. 一杯加冰的Vodka恒利制药厂 转载了此图片
    32